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双奴】(05-06)作者:垂死老头
【双奴】(05-06)作者:垂死老头
字数:53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我按照小嬅讯息的要求,在隔天的下午四点半,重新回到她家。

  对於小嬅要求的时间点,我隐约有点知道她想干什么的预感,也算是有一丝丝的期待,期待我昨天发现的一些线索是正确的。

  到达小嬅家的一楼,在等电梯时,旁边却多了一个女人,带点质疑的眼神看着我,大概是觉得没看过的陌生人吧。

  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暗暗打量了一下这女人,有比小嬅还要高半个头的身高,一头过肩长发披在脑后,身上穿着合身的套装搭配高跟鞋,整个人感觉就像是精炼的菁英OL,对着我也只是点点头,便不理会我。

  我也没兴趣学年轻小夥子那样,自来熟的上去搭讪,等待电梯下来后,进入电梯按了四楼就自己闪到旁边,却发现那女的正惊讶的看着我。

  我奇怪的看了,却发现这女的没有要按楼层的打算,我楞了一下之后,忍不住问道:

  「你也是要去四楼?」

  那女的犹豫一下后,点点头;就这样短短时间,电梯便已经到了四楼,而小嬅正好站在电梯外面。

  「你来…………咦?已经碰到面啦?」

  原本正要打招呼的小嬅,一看到跟在我后面出电梯的女人,就变成惊讶的问句,那女人没有回答便直接走到她旁边,小嬅则对着我说道:

  「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老公~~~直接叫她小琴就好。」

  ***********************************************************

  小嬅和小琴认识很久了,在小嬅跟前任老公分手前,她们就认识,在跟老公离婚后,小嬅对异性就算是失望了,而小琴是性向本来就偏向同性,所以两人自然而然的变住在一起,开始伴侣的生活。

  但是这时大众对同性婚的接受度不高,她们两个也没有大肆宣扬的打算,所以对外一开始是宣称单身,如果她们两个是个姿态平庸的女人的话,这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偏偏两个人还都是美女。面对同事之间各种邀约、暗示等等,本来就已经同居的不胜其烦的两个人乾脆就对外宣称已婚,绝了一大堆无聊人士的想法。

  这些是小嬅跟小琴再把我请进家里后,一起说给我听的,比较特殊一点的地方是,主要是小琴再说,小嬅则是全裸跪在我腿间,替我口交,偶尔才抬头补充说明。

  我们刚进屋子后,小嬅便飞快的将自己脱光,然后也帮我把衣服脱掉后,自己爬在前面带我们来到客厅后,便趴在我腿间不断舔弄我的肉棒及肛门,小嬅的意思是说,身为卑贱奴隶的她,要负责服侍好主人,小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脸色看来,她其实不太适应这样子。

  不过因为我不在意,小嬅也很乐意,她反而没法说什么,只能成屋里唯一一个穿着衣服的人……

  其实;我在这时已经大概瞭解她们二个在想什么了,无非就是希望找一个不会介意她们的关系,又不会对她们起什么非分之想的主来虐待她们。

  小嬅前几天带点特意的诱惑,可能就是一个小小的考验,昨天在翻找道具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小嬅的道具里扣掉一些特殊的玩法会用到的重複道具,还有好几样女用的道具是成对的,当时只是还疑小嬅还有其他的奴玩伴,没想到竟然是她【老公】的。

  我并没有很急着想要马上接受小琴,一来是已经过了会为了一时的刺激冲动的年纪了,二来是对小琴这个女奴还不熟悉。

  如果相性不合,玩起来根本没有乐趣是我的看法,小嬅也知道这点,看得出来她正在努力的带动气氛,希望让小琴也变成我的奴隶。

  我一边享受小嬅的口交,一边观察小琴的状况,跟小嬅不同,我对她的理解几乎是零,只知道她也是奴,并且跟小嬅有互虐的历史,但是爱好、奴性等等我都不清楚,回想起昨天看到的道具,我大概有点想法。

  小琴这时候还是穿着OL套装坐在沙发上,在说完她跟小嬅的事情后便冷着脸不说话,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

  原本就是冷艳型的女人,摆出一副生人物近的模样,就更让人觉得扫兴。
  不过………我突然按住小嬅的后脑杓,将她的头用力的压进我的股间,整支肉棒就这样插进她的喉咙,开始深喉。

  「呜……姆…姆姆………」

  小嬅一开始挣扎一下,但马上就放下手臂,全身放松,就像是个充气娃娃一样,让我抓着脑袋前后抽动,只有嘴巴拼命的吸吮着肉棒。

  小琴在我突然抓小嬅的脑袋时吓了一条,虽然很快便又镇定下来,但是当我抓着小嬅脑袋开始深喉的动作时,小琴的呼吸开始变得有点急促。

  注意到小琴的变化,我一手抓着小嬅的头抽动,一边对着小琴说道:

  「你知道小嬅今天找我来吧?」

  小琴点点头,犹豫一下后又说道:

  「她有跟我说过她今天会请一个她觉得有资格的人过来。」

  「那么,」

  我一边斟酌着字句,一边说道:

  「你也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啰?」

  小琴又是点点头,这次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注视着我的脸。

  我也注视着小琴的脸,然后突然起身,手里仍然抓着小嬅的头发,小嬅也没有抵抗,任由我抓着她的脑袋,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体彷彿真的变成充气娃娃的瘫软下来。

  我将上面因为深喉而累积大量口水的肉棒对着小琴,从红肿挺起的肉棒上不断滴下小嬅的口水,抓着小嬅的脑袋,拖着她手脚并用的爬到小琴面前。

  看着我越来越接近,小琴的脸色终於变了,身体随着我的接近而畏缩,当我来到她面前时,她整个人已经几乎缩进沙发里,肩膀微微发抖的仰头看着我。
  当我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后,小琴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一丝放弃的情绪,便向小嬅一般张着嘴,垂着双手,任由我将肉棒插进她的嘴里。

  虽然跟小嬅的反应类似,但是跟小嬅完全不同的是,小琴的舌头比小嬅还要灵巧不管我怎样抽动肉棒,总能巧妙的用舌头包覆、爱抚着我的龟头。

  但是当我强硬的深入她的喉咙时,她就比小嬅还要不堪,没有抽动几下便需要抽出肉棒让她喘气。

  而每次的抽出肉棒,便会带出大量浓稠的口水,顺着小琴的嘴巴滑下,小嬅便会下贱的主动凑上前舔乾净流出的口水,我也常常抓着小琴在喘气的时间,再次将肉棒深深插入。

  如是数十次后,小琴满脸都是泪水、自己和小嬅的口水,穿着一身的OL套装跟着小嬅两个人跪在我的跨下,看上去比一身赤裸的小嬅更下贱。

  我抓着她们两个的头,把肉棒轮流的在她们两个嘴里抽插着,每当我抽插另一个时,空下来的那个就一边喘气,一边下贱的吸吮、舔弄着我的睾丸。

  这样抽干了一阵子后,我抓着这两个已经变成贱货的傢伙,把她们的嘴从左右按住我的肉棒,在她们两的嘴间,快速的抽动,两个贱货很快便瞭解我要射了,拼命睁大着嘴巴,用舌头舔着我的肉棒。

  我很快便在这两贱货的合作下达到顶点,白浊的精液喷得地板到处都是,被我提着脑袋的两个贱货则吐着舌头喘气,当我放开抓着两个贱货的手后,这两个贱货边主动的趴在地上舔着我射出的精液,边舔边忘情的互相舔着对方的嘴、脸
  憋了好几集,终於能说了,为什么你们都怀疑是男奴,老头有这么重口吗?XD

                第六章

  看着在地上忘情互舔的两个贱货,我心里固然觉得很诱人,但其实也有一股火在烧。

  虽然说现在乍看之下,小琴也跟小嬅一样已经发骚发贱的沈沦在被虐的快感里,但是我清楚的很,小琴现在这样的态度,不是因为她想被虐,而是因为小嬅想要被玩,简单说;我目前在她心里的地位只是个玩具而已。

  或许这么说有人会觉得很奇怪,不过这种事情其实很常见,同性恋并不是代表排斥异性恋,我认识几个女同好,她们就是把男人当成普通玩具在用的,肉棒对她们来说只是个温热、会射精的情趣玩具。

  对於小嬅来说,我是已经跟她聊过,认识了、沟通了、实践过了的主人,但是对於小琴来说,我只是她伴侣认定的陌生人,没看过、没聊过、没玩过,要说马上臣服,现实没有那么美好。

  我其实满讨厌现在这状况,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可能有人觉得能够多一个奴很好,但是对我来说突然而来的状态只会不爽,而且小琴的态度很明显是不会跟我做交流、沟通,或许还有一些用我的反应来考验我是否是合格的主人的想法。

  如果我有想把小琴收了的想法就算了,可是我自己根本就没有过想要收小琴的想法,她这样子考验我的态度,当然让我非常不爽,刚刚略显粗暴的手法除了验证我的想法外,也有一点发泄的意思在,而且从刚刚的深喉可以知道,小琴也是可以接受重度的玩法,但是能接受到多重就不清楚了,不过…………

  那与我有何关系呢?

  放她们两个贱货,是的;现在开始她们的定位就只是贱货了,只要在这个房间、这个区域,我便是主宰,放她们两贱货稍微喘口气后,我首先伸手抓着小琴的头发,强迫她面对着小嬅。

  「贱狗,过来把这个贱货的衣服脱掉。」

  「是!」

  小嬅连忙应身上来,正要伸手时,便被我赏了一耳光,茫然的看着我。
  「狗会用手吗?」

  我冷冷看着小嬅,或许是感觉到我的怒火,小嬅连忙双手撑着地面,恭敬的说道:

  「是,主人!」

  接着小嬅便爬着来到小琴的前面,张嘴咬着小琴的衣服,试着将小琴的衣服解开,但是拉炼或是按扣之类的小嬅可以用嘴解开,钮釦却是根本毫无办法,即使弄到小琴的衣服全是口水也是没法全解开。

  在过程中小琴当然很不舒服,但是只要她有抬手、挣扎、出声的动作,便是被我赏一耳光、拉扯头发,几次下来,她的小脸已经红肿,也不再敢乱动,只能看着小嬅笨拙的尝试用嘴把她的衣服解开。

  被小琴这样的表情看着,也让小嬅更着急,但越急越解不开,终於;在一次较大的动作中,小琴衣服的钮釦被小嬅直接扯下来,一瞬间小嬅和小琴都停下动作,有点紧张的看着我,看到我没有什么反应,小嬅马上瞭解到我的意图。
  接着小嬅就真的化成了发怒的母狗,粗暴的咬着小琴的衣服,半扯半拉的将他的衣服脱到只剩下内裤,当我扯着小琴的头发让她站起来时,小桦的动作又变得缓慢下来,先学母狗一样的贴着小琴的内裤闻着,然后整张脸贴在上面蹭了又蹭,有点淫荡的笑道:

  「小琴湿了呢…………」

  「呜……」

  小琴低声一声,但还是不敢动弹,害怕再被我赏耳光,也不敢低头,只能红着脸站着,看着小嬅故意的隔着内裤在小穴上舔来舔去。

  而小嬅看我没有制止她的动作,便更加肆无忌惮的舔着小琴的肉穴,最后甚至整个脸贴近小琴的双腿间,吸吮之间还特意发出声响。

  「呜…小、小嬅……不要这样………哈…哈哈………那里……喔…………」
  站着不敢动弹的小琴,就只敢轻声的制止小嬅,希望不要在这样刺激她的身体,但是小嬅对小琴的叫声充耳不闻,只是埋头的不断舔弄。

  不愧是同居在一起的同性伴侣,小嬅很清楚小琴的敏感点,即使隔着一条内裤,依然能刺激得小琴反应连连,察觉到小琴的双脚在微微打颤了,我才制止小嬅的动作。

  「贱狗,动作快点。」

  「是,主人!」

  听到我的命令,小嬅也不敢再玩下去,连忙咬住小琴的内裤,往下扯下,让小琴变成完全的裸体。

  我抓着小琴的头发,先让她面向客厅里靠近阳台那边的落地镜,从镜上的倒影让小琴清楚看见她的模样,我还特意举起她一条腿,从后面顶住她的屁股,逼她的阴部前挺,倒映出沾满液体,水亮的肉穴。

  小嬅还跟着伸手,用手指分开小琴那剃得乾乾净净,没有毛渣的肉穴,嘻嘻笑道:

  「小琴的穴穴都湿透了呢。」

  「不、不要……我…我…………」

  已经屈服在我暴力下的小琴带着哭音恳求,但还是被我强制控制看着自己的淫态,而她的爱人跟着的羞辱言词,对小琴的刺激更加强烈,从镜中反射的倒影中,粉嫩的肉穴在小嬅的手指中间一开一合的。

  「你的贱穴也在恳求人的侵入呢。」

  「不是………那……那是…………」

  还想挣扎着解释的小琴,却无从辩驳,自己身体的反应透过镜子老老实实的反应出来,而她的伴侣不但没帮她,还帮着我的现实也让她更绝望。

  「还以为你是个冷面美女,原来也只是个下流骚货而已,被人插插嘴巴、舔舔穴就湿成这样。」

  我贴着小琴的耳边,边用言词羞辱她;边将肉棒放在她的股间,缓缓的前后摩擦着,小嬅则跪在我们面前,双手捧着我肉棒,陶醉的看着我肉棒在小琴的股间磨蹭。

  「不,不是…我………」

  「那就是被我看就湿啰?被一个男人看着自己下贱发情的模样而湿啰?」
  「不…我……唔……我…我是…………哇啊啊…………」

  在小琴努力找着理由想要辩驳时,我的肉棒趁机插进她的肉穴,已经润滑过的肉穴飢渴的将肉棒吞没,让小琴发出尖叫声。

  我放开小琴的腿,让她手放在跪在我们面前的小嬅肩上,抓着她头发,让她看着镜子里被干得尖叫的自己,从后面干着她的肉穴。

  「不、不要………啊啊………好……好粗………小嬅……不…不要看………
  不要舔………啊啊啊阿……………「

  小嬅分开着双脚,两只手分别猛扣着自己的肉穴和屁眼,一边自慰一边羨慕的看着尖叫连连的小琴,拼命仰着头深长舌头想要舔、咬小琴在她头上晃来晃去的乳房,一边发出淫叫。

  「好好……小琴能被干………哈……啊啊………我也想要…………啊啊啊…
  ………「

  在这二个贱货的淫叫声中,我在小琴的体内射出了今天的第二发,当我的肉棒拔出小琴的肉穴时,小嬅立刻扑到小琴的跨下,用力的吸吮她肉穴内的白精。
  「不…不要……小嬅……别…别吸………呜哇啊啊啊阿…………」

  还没从高潮中抒解过来的小琴,哭喊着在小嬅的嘴里、脸上尿出来,小嬅毫不在意的紧贴着,又吸又吞的将我的精液、尿水吞舔乾净。

  尿完之后的小琴,无力的摊倒在小嬅身上,小嬅也顺着势子倒下,两个贱货就这样用69的姿势躺在地上,小嬅专注的吸吮、舔弄小琴的小穴,而小琴则是无意识的舔着小嬅的小穴,两个原本美丽的女性,就这样下贱的躺在充满尿味的地板上互相舔弄着。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