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梦魔养成计划】(05)【作者:游戏兔】
【梦魔养成计划】(05)【作者:游戏兔】
字数:6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离别的时候到了不要哭泣向前看(1)

  今天终於到了我出院的日子,原本因为遗失了皮夹还在担心没有办法付清住院费,幸好在数天前,警方将我的皮夹寄到医院里面来。虽然里面的钞票已经都被拿走了,但是提款卡跟证件都还在里面,因此办理出院手续意外的没碰到困难。
  根据几天前的新闻,警方在搜查我被人刺伤的事件时已经找到了嫌犯的住所,但是并没有里面找到刺伤我的人,只有找到我的皮夹跟吸食毒品用的器具,看起来嫌犯应该是为了买毒品而下手抢劫,至今警察仍然在寻找犯人的下落。

  回到家中的晚上,奥雷丽雅夫人出现在我的梦中。

  「你们怎么连续好几天都没有消息?跑到哪里去了。」一看见我奥雷丽雅夫人就非常着急的问。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按造原本的预订我除了教育小梅外还有打开跟魔界间通道的工作。所以本来应该利用梦境定期跟魔界连络才对。

  而因为人间跟魔界的联络方式相当少的关系,奥雷丽雅夫人能跟人间能联系的手段只有透过在我在的家中睡觉时所做的梦,所以在住院的这段时间她完全联络不到我们。

  於是我向奥雷丽雅夫人说明我遭人抢劫并住院的事情。

  「这样啊,碰到这种事情也没办法了。」奥雷丽雅夫人知道我跟小梅都没事后松了一口气「不过碰到这种事情还是请想办法尽快跟我联络上。」

  「是,我会注意。」这次完全是我的问题,所以我老实的跟奥雷丽雅夫人道歉。

  「我记得你们不是也会传电子邮件吗?」我问,我想起要是可以使用电子邮件的话,即使我在医院也可以利用智慧型手机跟魔界联系。

  「喔,你是说电脑吧。那个是我们从人类世界带回来的样品,实际上我们并不怎么会用。」奥雷丽雅夫人回答,我才想起了她们当时寄来的电子邮件非常的笨拙,或许能够用那封电子邮件联络上我已经算是奇蹟了吧。

  「那这样子吧……」我请奥雷丽雅夫人在梦中複制了她们带到魔界的电脑,利用这个电脑讲述了一次发送电子邮件的流程以及一些相关操作,至少让奥雷丽雅夫人了解怎样固定收发电子邮件给我。

  而当时的我并没有想到,教梦魔使用电脑这件小事情竟然给人类跟魔界带来重要的变化。

  确定好联络方法后,我开始从奥雷丽雅夫人那里学习建立通道时我该负责的工作,建立通道主要是由魔界那边的梦魔负责,我这边的工作是在她们建立通道时引导并确保通道的出口是我的家中。

  隔天我试着操作一次奥雷丽雅夫人教的做法,就如同她说的一样,只需要记下几个固定动作并且每天反覆操作就行,并不需要太複杂的技巧,第一天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

  这时候的小梅还在埋头看我的漫画,虽然看起来像是单纯的玩,但是对小梅来说看成人作品是学习的重要一环。

  在医院的时间并不算短,我把能想到的都教给她了,如果要再有所进展的话现有的作品恐怕已经不够用了。

  「小梅,我们去把上次买的那些作品再买一次吧?」我对小梅说。

  「可以吗?」小梅从漫画堆中抬头问。

  「嗯,我还是觉得用上你喜欢的作品的话会是最好的。」我回答。

  「太好了!」小梅高兴的叫着,果然还是自己挑选过的作品是最棒的吧。
  我们跟上次一样坐电车到达成人用品店。这一次为了不引人注目,我特地买了包子状的发饰遮住小梅的恶魔角,翅膀则是让小梅收在背后并用大外套掩饰,尾巴则是卷曲起来藏在裙子底下,小梅抱怨这样子尾巴很难受,但是想不到更好的藏法只好让她忍耐一下,这样子小梅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小女孩了。

  「小梅,你还记得那个是在哪边拿的吗?」在店内我凭着记忆找出了大半的作品,但是有些作品在我的记忆中连标题都相当模糊,所以也不好叫店员帮忙找。
  「不记得了呢。」小梅说「那么大哥哥,我自己去另外一边找看看好了。」
  「好吧,就这么做。」我说。

  於是我让小梅自己一个人去找作品,这一次小梅事先做好了伪装,而且已经熟悉店内的环境,放着她一个人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於是我乾脆放她一个人去忙碌,找则是开始找起自己喜欢的作品。

  虽然说这里是市内最大的成人用品店,但是M男向作品完全淹没在各种大众取向的作品当中,因此想要寻找到满意的M男项作品是非常吃力的事情,找了许久后才找到一本新发售的漫画,但是这个漫画的出版社用低劣的纸质来压低成本,图都会变得非常难看,简直完全不把漫画本身当一回事。而虽然漫画整体的品质大幅下降,但是因为价格比其他出版社的便宜,反而变成了漫画区最大宗的出版社,这个圈子内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还真是严重。

  「结果还是只能买这本吗。」虽然不太愿意,但我还是决定买下这本。
  感觉也差不多到时候了,我在店内寻找小梅的身影,这时,我在店门口发现了小梅。

  正在想她怎么会跑到店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有一个男人牵着她的手走出店门。
  我想起了最近几年出现过的一个杀童案件,犯人利用小孩子纯真的心理用一些简单的小玩具诱惑小孩并带到别处杀害,小梅被不怀好意的人带走的话说不定会有危险!

  我暗自骂自己不该放小梅一个人,立刻将漫画放回柜子上并追了出去。
  「要叫人来帮忙吗?」我心里想着,但是我想起了平常跟这些三次元的人打交道的经验,跟他们取得正常的沟通对我而言非常的困难,不管我说了什么都能很快接受的小梅是少数的特例,於是我立刻把求助他人的想法丢到脑后。

  幸好发现得早,追出店门口时并没有跟丢对方,对方跟我的距离只有一条街左右。

  「大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小梅问那个男人,但对方并没有回答她。这时我看清楚了那个牵走小梅的男人的样子,他竟然就是上次刺伤我的三次元不讲理路人!

  这是有什么毛病吗?竟然连续两次带小梅来这里都碰到他!

  一发现是他,我那应该已经癒合的伤口隐隐发痛,原本想冲出去的双腿像僵住一样动不了。

  该死,如果跟这傢伙正面冲突的话,我没有自信能够用体能撂倒持有武器的他,这里先小心观察时机再出手吧。

  男人牵着小梅到了一个废弃的大楼当中,我也跟了进去,大楼内到处都是废铁,我在里面挑了一根铁桿捡起,有了这个应该可以跟用刀的那个男人战斗了吧。
  追着男人到一个宽广的房间,我看见那男人将小梅按倒在地上。

  男人将刀子抵在衣服上往下划,小梅的衣服被割开,幼女的肉体暴露在男人面前。

  「好痛!」男人粗暴的手让小梅忍不住叫出声音。

  小梅的发饰掉落在地上,小巧的恶魔角展露在男人面前。

  男人看见小梅的恶魔角迟疑了一下,但是他认为那应该也是装饰品,伸手过去抓住角想要一起拔下来。

  好,现在男人注意力全都在小梅身上,应该是袭击他的最好时机。

  下定了决定,我紧抓着铁桿小心不发出脚步声靠近他。

  我走到男人背后,将武器举起,我没有跟人打架的经验,对於要挥舞武器攻击人心里还有一些抵抗,因此动作有些迟疑,不过我还是得下决心挥下武器才行!
  这时候躺在地上的小梅看见了我,并且在这十分危急的状况下的轻松地对我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不需要我出手帮忙吗?

  我缓缓收回举起的双手并退回藏身处,但还是紧抓着手中的铁棒观察现场的状况。

  这时候的男人抓住小梅的角想要扯下来,但是这时候他发现不管怎样用力也拔不下那根角,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角紧紧的黏在头皮上,那个是真正从头顶上长出的角!

  「呜哇哇。」男人惊呼一声,倒退了几步「不会吧,梦魔?真的是梦魔!」
  「啊,原来如此,这才是一般大哥哥看见梦魔的反应呢。」没有了男人的压制小梅轻松的站了起来,这时被划破的衣服滑落到地上,挣脱衣服束缚的蝙蝠翅膀展现在男人面前。

  「可恶!」男人慌了手脚,着急之下紧握手上的刀子往小梅的腹部刺过去。
  看见这一幕的我抓紧了铁棒准备冲出去,但随后发现被刀子刺中的小梅神色不变的站在原地。

  「大哥哥,梦魔就算被刀子刺到也不会流血喔。」小梅按住握着刀子的手,身体向后退一步,她的身体被刀子捅出了一个洞,但那部位的皮肤却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的向后凹陷下去,并在之后渐渐癒合,就好像完全没被攻击一样。
  「啊啊啊!」目睹了小梅的伤口自动癒合的样子,男人才发现自己绑架到的小女孩是一个怪物。他紧张的乱挥刀子,但是因为太过慌乱,完全不害怕刀子的小梅身形一拐便轻松闪开。

  然后小梅的尾巴灵巧的卷曲起来缠住男人的脚,男人重心不稳绊倒在地上。
  男人翻过身体想要再站起来时,小梅就在这时坐在男人的股间上,男人就好像失去力气一样瘫倒在地面上再也动不了。

  根据传说,见到裸露下半身的梦魔时,会变得动弹不得。但是根据从小梅听来的说法,这其实是因为梦魔的下半身带有特殊的力量,只需要用私处压在男人的生殖器上,就可以使对方的身体动弹不得。

  第一次见到小梅的时候,我是运气好在小梅坐上来以前就将她推开,否则也会当场被她压制后榨乾致死。

  「大哥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小梅对男人问。

  「呜呜……」男人发出细弱的悲鸣声,高大的男人竟然简单的被小女孩制服并压倒在地上,让他感受到深入骨髓的屈辱感。

  「是要强奸我呢?还是想要杀了我呢?」小梅跨坐在男人身上挺着半裸的身体,双手按在男人的腹部上渐渐往上推移,,在肚脐附近徘回,使搔痒的快感在男人身上流窜「感觉上都不是呢。」

  「第一次在店内看见大哥哥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呢,其实大哥哥已经不想活了对吧?」

  「呜呜……」男人已经无力抵抗,除了体验小梅给予的快感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我的大哥哥跟我说过,在人间犯罪的人会被法律杀掉,所以大哥哥才会特地去做这些事情对吧?」

  听到小梅这样子说,我想起了社会新闻当中有时会看到这种对生命绝望的人会去犯罪寻死的内容,那个男人也是属於这种人吗?

  「不过大哥哥已经不用这么辛苦了,因为小梅会帮忙把大哥哥杀死的。」
  「杀、杀死?」

  「对,我会让大哥哥不断射精,把大哥哥体内所有的精气一点不剩的吸乾,大哥哥会在快乐的射精感当中一点痛苦也没有的死去喔。」小梅的声音甜美又可爱,但是内容却让人毛骨悚然。

  「住、住手!」体认到小梅危险性的男人拼命的挣扎,但是身体却完全动不了。

  「好奇怪喔,漫画上都是像这样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说出来男人就会勃起了,为什么大哥哥完全没有反应呢?」小梅一脸疑惑的说着「大哥哥,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勃起呢?」

  「不要、放开我!快放开我!」男人认识小梅话中「勃起即死」的意思,开始慌乱的大叫着。

  「啊呀,跟我的大哥哥一样,平常都是一副很凶的样子,但是等到真的要做爱的时候就害羞得不得了呢。」但是完全无力抵抗的男人对小梅而言只是任她宰割的猎物。

  「不告诉我的话,小梅就自己来试试看吧。」小梅靠在男人的胸膛上,双手隔着衣服在男人的乳房上摆弄,时而集中乳头掐揉,用深浅分明的手法戏弄男人的感官。

  「如何?这样舒服吗?如果会不舒服要告诉小梅喔。」小梅说。

  「呜……」被小女孩戏弄乳房的羞耻感、以及小梅细嫩的梦魔肉体触感让男人的下体不禁硬挺起来。

  「大哥哥在勃起来了呢,完全勃起来以后,小梅就要开始把大哥哥杀掉喔。」小梅说。

  听到小梅娇嫩的话语,让男人想起了梦魔作品中享受完梦魔的性快感以后的悲惨下场,他露出狰狞的表情想要努力控制下体,但是身体已经完全被小梅控制住,勃起的权力已经完全不在自己身,只能任由下体一节节的在女阴下走向死亡。
  「终於完全勃起来了呢。」小梅拉开男人裤子的拉炼,阴茎在小梅的面前毫无抵抗能力的竖起,小梅的下体在阴茎上仔细摩擦,随后自己的女阴对准阴茎的龟头上。

  「大哥哥你看,小梅马上就要把大哥哥杀掉搂。」小梅的话语让男人内心的恐惧到了极点,他的身体将恐惧跟兴奋的感觉混合着而发出颤抖。

  小梅的身体坐了下去,将粗大的男根没入自己洁白的女阴当中。

  「呜啊啊!」男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小梅也随即露出喜悦的神情。

  「啊哈哈,大哥哥这是那个……被我『瞬秒』了呢,插进来的一瞬间精子就爆出来了呢。」小梅嘲弄着男人「我知道了,大哥哥也是『童贞』对吧?所以才会这么简单的就彻底败北,好可怜喔。」

  对,就是这样,小梅。用话语将射精的感觉跟败北的感觉连结在一起,射精就变成了最羞耻又最具快感的事情,直接射精是达不到这种感觉的,她已经能够抓住我想要说的感觉了呢。

  「还没完喔,大哥哥的生命还是硬梆梆的,我要把这根榨到完全没有精液为止,这样子大哥哥才会在最舒服的快感中死掉。」小梅说着,在男人的身上开始上下摆动。

  「住手!住手啊!」男人哀号着,但是小梅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

  下体感受到小梅的淫穴的冲击,男人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再度从身体排出。
  「感觉到了吗?马上就出来第二发了。」小梅说,男人的腰止不住地发抖着「大哥哥射得好快喔,这就是『早泄』对吧?」

  「听说射得太快会被人类的女孩子讨厌,但是没关系喔,小梅我最喜欢很快就射精的大哥哥了。」小梅继续扭腰,从男人身上再次搾取精液。

  「不、不要……」

  「为什么不要呢?因为很痛吗?」

  「对、痛……」男人虚弱的回应着。

  「那么我温柔一点,像这样子。」小梅改以小幅度的摆动挪动,男人感受到巧妙的技巧带来的快感。

  「这样子的话大哥哥就不会痛了吧?不会再拒绝小梅,顺从的让我榨乾对吧?」小梅以天真无邪的笑容说着。

  男人已经没力气回答小梅,光是意识到自己射精的能力被掌控在对方手里就已经是全力了。

  一边搾取精液一边用戏弄男人性能力的口吻说话,确实的让男人感受到自己正在被比自己还要幼小的孩子捉弄的快感,而且重要的是营造自己的性格,不能像其他的作品那样只是单纯的坏心眼,要配合着自己的性格做出单纯的感觉!
  连续数次的射精后,男人失去意识仰躺在地上,小梅从男人身上坐了起来,女阴中渗透出些许白浊的液体。

  确认小梅完事后,我从藏身处出来走向她,将掉在地上的大外套披回她的身上。

  「大哥哥,我的表现怎么样?」小梅换下刚才榨精时淫乱的神情,用紧张的口吻问我。

  我爱抚她的头说「做得很好,这就是我期盼的二次元梦魔。」

  这是我的真心话,虽然大半的台词都是从漫画中抄袭过来,但是小梅很好的跟自己的特质结合起来,变成一个将天真跟邪恶两种完全相反的性格融合起来的罗莉梦魔。

  「谢谢大哥哥。」小梅得到我的称讚非常开心「在魔界都是吸收性奴隶的精气而已,这是我第一次靠自己一个人把男人榨乾,能做到这样都是多亏了大哥哥喔。」

  就在这时候,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发出了些许呻吟声。

  什么,他没死?

  不对,虽然小梅一直说着要把他杀了,但是要真的杀了的话会造成各种麻烦,现在应该要庆幸他还活着才对。

  男人按着发痛的头坐起身,随后看见了我与小梅。

  「啊,是你。」那个男人认出了我,同时我也握紧拳头防备对方的来袭。
  「那时候攻击你真的是非常抱歉。」突然,男人用非常诚恳的话语在我面前跪了下来。

  「我知道我做出了那种事情可能没办法让你谅解,但还是希望你能原谅我。」
  「别这样,你先起来吧。」我说,为啥这傢伙感觉突然变得很有逻辑性了?
  「你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对他问,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人会突然性情大变。

  「啊……」男人按着头,露出疑惑的神情「奇怪,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我原本是想要找那个很像梦魔的小妹妹所以这几天都在那家店附近埋伏,结果回过神来就到这个地方来了。」

  嗯,所以说她拐走了小梅、被小梅榨乾等事情已经全部不记得了。

  「啊,差点忘了,这个得还你们……」男人从放在一旁的包包中找出一袋黑色的手提袋。

  「啊,是我们买的东西!」小梅高兴的叫着。

  「抱歉,那个时候想说顺便就连这个也拿走了,对小妹妹是很重要的东西吧。」男人一边将手提袋交给小梅一边道歉。

  到刚才为止,这个人确实都还想对小梅不利,但是现在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那种想法了。

  难道说是因为刚才被榨乾的关系,所以整个人的人生观也大改变了吗?
  「那么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问,我想起来这个人目前还是被警察追缉的身分。

  「接下来,我打算去警局自首,我想要戒掉毒瘾重新来过。」男人说,他的神情非常清爽,完全没有当初的暴戾之气。

  「原来如此,就算是做错事情了只要好好道歉就好了呢。」虽然小梅并没有听懂男人的话,但是意思有通。

  「嗯,这真是太好了呢,好好加油吧。」我做出完全没有实在感的祝福。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